当初微盟搞砸了萌店,现在做中国版Salesforce又谈何容易
2019-08-12 17:04:2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作者:龚进辉

“30岁之前不去敲一次钟,人生都不会很完整!”这是微盟创始人孙涛勇年轻时夸过的海口。俗话说,自己吹过的牛,跪着也要实现,而他真的实现了。

1987年出生的孙涛勇于2013年4月创办微盟,定位于微信第三方服务商,主要为有微信营销需求的企业提供开发、运营、培训、推广一体化解决方案,范围覆盖O2O、移动电商等多个领域。

在他30岁那年,即2017年7月,微盟迎来自成立以来的高光时刻,被上市公司天马股份以现金方式收购60.4223%的股权,此次交易中微盟估值约20.32亿元,收购股权部分交易作价约11.997亿元。收购后,微盟软件和广告业务正式纳入上市公司体系,成为上市公司天马股份控股子公司。

孙涛勇之所以选择以并购上市的方式兑现Flag,主要与当时国内环境有关,独立IPO 2+3的等待期让微盟放弃等待,而国内新三板的流动性也让他望而却步。相比之下,并购上市是效率最高的上市途径,更重要的是,微盟与天马股份具有较高的战略协同性,为未来打开了想象空间。

不过,孙涛勇的上市梦只持续了短短7个月便被终止。2018年2月,天马股份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决议通过终止收购微盟议案,理由是双方在经营理念上存在较大差异,本次收购已向孙涛勇、游凤椿等个人及公司支付的1.05亿元收购款项将在终止收购协议生效之日起6个月内退还。

但从后来微盟登陆港交所后的股价表现来看,昔日与天马股份分道扬镳何尝不是种解脱,更是个明智选择(这是后话,下文再表)。其实,除了微盟与天马股份的分分合合引人注目,其估值不增反降更是一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时间拨回到2015年11月,彼时微盟完成C轮融资,海航集团领投5亿元,其估值超过30亿元。而到2017年7月被天马股份控股,微盟估值仅为20亿元,不到2年便大幅缩水10亿元。对此,孙涛勇回应道,此次收购方案只涉及到微盟部分资产,萌店及金融不在其中,因此并不能说明微盟估值在缩水。

不过,对于此次收购资产占到微盟总资产多大比例,孙涛勇仅表示,“没法具体衡量,萌店和金融还在投入期,不适合资本化。”在我看来,相比运营成熟的软件和广告业务,萌店和金融还很稚嫩,不是不适合资本化,而是一旦资本化估值好看不到哪里去,说白了就是不值钱,勉强打包进上市公司也无法拉抬整体估值。

换言之,外界的质疑没毛病,即便加上萌店和金融,微盟估值也处于缩水状态。更为尴尬的是,2017年7月,萌店已颓势尽显,且面临人员流失,逐渐在微盟内部被边缘化,在2017年11月24日发布4.10.1版本后再也没有更新,最终落得个凉凉的下场。

资料显示,萌店于2015年3月上线,前身是V店,定位于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会化电商平台,比云集、拼多多分别早2个月、半年上线,属于国内社交电商的先行者。不过,萌店并未成为社交电商的先驱,反而成为先烈,令人唏嘘不已。

需要指出的是,不少人认为拼多多主要靠腾讯扶持才迎来快速崛起,我认为这种观点有失公允。其实,拼多多、微盟均与腾讯关系密切,且都获得腾讯投资,但二者在社交电商赛道的命运天差地别,问题主要出在自身。

回顾萌店不长的发展历程,其主要有两个大动作,一是2015年11月签约知名主持人汪涵代言,有效提升了品牌知名度;二是2016年9月进行品牌升级,更聚焦“朋友圈的美味生活”,专注于美食与生活消费领域。据我观察,在人货场三要素中,萌店在场景重塑上有所建树,擅长挖掘新的社交玩法,但在更为重要且是根本的人货方面,则一直没有补齐短板。

前微盟首席社交电商讲师李佑曾在《国内首家社交电商平台萌店“停运”,看社交电商还能走多远?》一文中指出,萌店不仅货没有优势,而且缺少对用户的重视和运营。因此,萌店走不远也就在情理之中,只能眼看着拼多多、云集一路突飞猛进,成为社交电商的佼佼者,而自身则成为被人遗忘的loser。

接着谈微盟坎坷的上市之路,卖身天马股份未果后,微盟蛰伏了半年,但孙涛勇并未就此放弃上市梦想。半年后,微盟在香港提交IPO申请和招股书,讲出了一个要做“中国版Salesforce”的动人的新故事,而其定位也瞬间变得高大上起来——智能商业服务提供商。

简单介绍下Salesforce,它是创建于1999年3月的一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,总部设于美国旧金山。2004年6月,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2018年10月《财富》未来公司50强排行榜发布,Salesforce排名第十,目前其市值达到1250亿美元。

2019年1月,微盟顶着“新经济SaaS第一股”的光环成功登陆港交所,发行3.02亿股,每股发行价2.80港元。上市当天,微盟股价冲高回落;次日,股价大跌近20%,收盘前已跌破发行价。截至今天收盘,微盟股价为3.5港元,市值79.32亿港元,与Salesforce相差甚远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,微盟做中国版Salesforce谈何容易,我总结主要面临三大挑战:

一、大环境不佳。SaaS产品在中国的发展远比在美国的发展普遍性及成熟度要低,行业发展的不成熟直接影响微盟SaaS业务增长。招股书显示,微盟SaaS产品营收来自全国的付费用户数量增加,全国用户数一直在增长,但增速一直在下降,这对微盟来说是个不好的消息。

二、客户属性限制。除了产业互联网,新零售被认为是最具发展潜力的风口,而微盟似乎难有大作为,其早年主要发力传统行业,在餐饮、房产、汽车、婚庆、旅游等行业影响力深厚,这类客户的特点是对代运营和营销服务端需求较大,但对电商需求较小,对产品能力的要求也不高。更何况,平台技术赋能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。

三、微信生态圈内激烈竞争。考虑到微信生态插根竹子都能开花,自然涌现出包括微盟在内的众多第三方服务商,一场激烈厮杀在所难免。某种程度来看,微盟和有赞的商业模式和发展路径都极为相似,且都傍上腾讯大腿,而后者最近还喜提百度投资。除了劲敌有赞,点点客、盒子支付等玩家也不容小觑,To B赛道正变得越来越拥挤。

面对前有狼后有虎的微信生态圈,立志做“中国版Salesforce”的微盟在上市前后讲讲故事还行,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千万别入戏太深,自认为真的可以与Salesforce相提并论,而应认清任重道远的事实,脚踏实地,做不成社交电商的翘楚,能做成社交电商服务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菲律宾申博游戏 太阳申博开户登入 www.51tyc.com 申博开户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游戏 申博太阳城66msc登入
www.988msc.com www.811msc.com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手机版下载客户端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官方现金直营网
太阳城申博代理加盟 申博会员注册 菲律宾太阳网a99.com 申博开户 申博代理加盟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址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