营收会员双下滑,爱奇艺未盈先衰,龚宇“苹果园”歉收
2020-11-19 16:59:0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文/万天南

11月月17日,爱奇艺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——当天晚上,美股开盘,资本市场以逼近15%的暴跌,表达了对这份财报的极度失望。

这是一份悲喜交加的财报,亏损虽然同步收窄,但营收却同比下跌了3%——这是爱奇艺上市以来,营收首次同比、环比双双下跌。

现在,龚宇把扭亏为盈的希望,寄托在了会员费的提价上——但另外一个坏消息接踵而至,提价行动启动之前,爱奇艺的订阅会员数已连续三季度下滑,被腾讯视频轻松超越。

长视频业务增长承压,过去几年孵化的其他新产品,也少有出圈之象,龚宇筹谋已久的苹果园战略,未见丰收之色。

1

未盈先衰

对于信仰市梦率的互联网行业来说,可怕的从来不是当下的亏损,而是不再有盼头的未来——营收和用户的停滞甚至下滑。

现在,爱奇艺走到了临界点。

今年第一季度,爱奇艺成为了成为了疫情受益股——其营收达到了76亿元的高位,但到了第二、第三季度,爱奇艺营收兜转直下,一路滑落到二季度的74亿,三季度的72亿元。

营收下降的元凶,主要是广告收入下滑——当季在线广告营收为18亿元,同比减少7%。

在财报会议上,龚宇把广告营收下降归咎于“今年的新冠疫情对品牌广告的影响非常大”。

但全部归咎于疫情,显然说服力有限,可以对比的是芒果超媒,其2020年Q3财报显示,当季营收36.97亿元,同比增长35.53%,广告和会员收入大幅高增长;净利润5.09亿元,同比增长197.41%。

广告营收不力,会员收入补位。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,爱奇艺会员的服务收入持续超过广告收入,成爱奇艺为第一大收入来源。

但是,雪上加霜的是,2020年,爱奇艺的会员数量也在持续下跌。

截止第一季度末,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.19亿,第二季度下滑到了1.05亿,会员净出走人数高达1400万;而到了在第三季度末,爱奇艺订阅会员继续下降至1.048亿 ,三季度会员净流失200万。

此消彼长之下,爱奇艺王座已失,第三季度末,腾讯视频会员总数上升到1.2亿,同比增长20%,会员数相比爱奇艺多了1520万人。

对于会员数的下降,龚宇辩称,“会员增速放缓的情况是暂时的”。

他分析,会员的变化受到了多重因素影响,三季度平台电影等新内容供应减少,用户在短视频以及电视大屏端娱乐时间增多,而今年暑期时间又比以往短——这样的情况腾讯视频同样面对,会员数却不减反增,从Q1的1.12亿提升到Q3的1.2亿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述不利因素中,用户从长视频向短视频的迁移,显然是长期趋势,而非暂时波动。

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显示,上半年短视频快速增长,行业MAU已经达到8.52亿,在线视频则持续下跌至8.57亿,同时,短视频的时长已经占据总时长份额的20%,仅次于即时通讯。

到了第三季度,“短视频+直播”依旧是王道,头条系、快手系的用户时长整体提升了3.4%和2.8%。

正是为了呼应用户对于精短内容的偏爱,爱奇艺主打短剧的迷雾剧场应势上线,《隐秘的角落》、《沉默的真相》相继出圈引爆。

上市即火的迷雾剧场,自然被寄予厚望,“用高质量的内容吸引新的会员,或者留住老的会员”,但至少目前来看,迷雾剧场依然叫好不叫座,即便在会员价提价之前,也未能阻碍会员总数的下行。

如今,国内的四家长视频网站,除了芒果之外,爱优腾无一盈利。

对于长视频的长期亏损,龚宇并非无所准备。早在2012年,龚宇就曾说过,“这就是个有钱人的游戏,有钱就玩,没钱自动退出,做第二没什么意思,在这个行业,要做就做老大。”

如今,在长短视频的混战中,无论是相对于侧翼包围虎视眈眈的腾讯和阿里,还是后来崛起攻城扒寨的字节和快手,爱奇艺的身家都难匹敌。

去年爱奇艺九周年时,龚宇特意提及了爱奇艺区别于竞争对手的“独立性”,“爱奇艺在精神上和资源上都是独立的,能走到今天非常不易”,语气带有自豪,却也有些许隐忧。

不再算财大气粗的长视频“一哥”,还能继续守住王位吗?

2

奇秀不敌YY,随刻难当“YouTube”

面对短视频平台的来势汹汹,龚宇一直在试图反攻,期望打破长视频孤军奋战的困境,寻找全新的增长点。

2016年上线的奇秀直播,曾一度被寄予厚望。但在今年4月4日举国上下为疫情奔走时,奇秀推送了涉黄视频,爱奇艺内容审核机制的钝感和乏力可见一斑。

风口浪尖上的爱奇艺随即发布公告,称奇秀直播因技术原因造成不良社会影响,自4月6日零时起,停止内容更新。

其实,即便没有这档意外,奇秀的前景也难以明朗——YY卖身、陌陌映客营收下滑等,已经宣告了独立直播平台的日薄西山。

即便在直播纵队里,奇秀也排不上号——否则,百度不会出手36亿美金,并购YY国内直播业务。

奇秀退潮,随刻上位。

今年4月初,被寄予厚望的中长视频平台“随刻”发布,在龚宇的规划中,“随刻”对标着YouTube。

“现在市场上主要有两类APP,一种是爱奇艺这样的长视频,另一类是小视频例如抖音,这两种市场份额都很大。但播放时长在七八分钟至十分钟的视频份额很低,整体在一亿DAU左右。对比海外市场,YouTube在国外的市场的份额则很大。”

但上线半年,随刻却未能突破快抖系组成的铜墙铁壁。

目前,“随刻”的内容可以划分为两大类,希望借此“形成长短内容生态的战略协同。”

第一类是爱奇艺版权内容的分发,利用对内容的二次加工来增加广告营收,进而分摊高昂的采购成本,同时也能实现爱奇艺长内容的多次变现。

比如,随刻和爱奇艺热播综艺《青春有你2》联动,发起再创作活动。《青春有你2》的全体训练生也入驻到随刻,用户可以与选手之间进行互动,这也是爱奇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唯一能够提供的荫蔽了。

第二种是用户自制视频(类似于B站),如MCN、个人、专业机构等,以广告分成或收费分成的方式激励用户创作。

显然,这一块内容并未形成气候,点开随刻首页的推荐页面后,大部分内容都与爱奇艺的自制综艺或影视有关,真正活跃的第三方创作者却不是很多,内容的多元生态并未形成。

与此同时,很多影视综艺视频都是横屏视频经过剪辑后,没有经过必要的横竖转化,观看不适感明显。

其实,这并非爱奇艺第一次反攻中短视频市场。

早在2018年,爱奇艺就陆续上线过吃鲸、锦视、姜饼等短视频产品,但并未掀起什么浪花。接棒的“随刻”胜算又有几成?

B站up主“老蒋巨靠谱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目前国内只有B站、西瓜视频和微博这三个平台有可能发展成中国YouTube“YouTube模式很重要的一点是,用户在这个平台上不是follow内容,而是follow创作者,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缺乏这方面的基因,切入的时间点也有些晚了。”

“YouTube”模式的核心在于优质的创作人群体,如今内容平台的抢人大战硝烟滚滚,对于期望严格控制成本、扭亏转盈的爱奇艺来说,为“人头”付费,并非如探囊取物那般简单。

3

APP工厂团灭

龚宇一向认为,长视频并非爱奇艺唯一的主牌。

2018年5月,龚宇在“2018爱奇艺世界大会”上称,爱奇艺已经从早年基于视频业务的“苹果树”模式,发展成为涵盖影视、综艺、漫画、文学、游戏、直播等多种业态的“苹果园”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两年过去了,龚宇的苹果园门前冷落鞍马稀,多元化生态模式并未建成。

现在,点开应用市场,起码能搜索出爱奇艺开发的近30个APP,多数未能出圈。

目前,爱奇艺旗下还有近20款APP应用在维持更新,分别是爱奇艺播播机、斩颜、爱奇艺阅读、好多视频、随刻创作、爱奇艺VR、饭饭星球、晃呗、IQiYi Smart、爱奇艺、JUE、爱奇艺纳豆、爱奇艺安全盾、有饼、爱奇艺奇巴布、爱奇艺泡泡、PAO Vlog、万能联播、爱奇艺知识等等——它们中的大部分,可能主流用户都闻所未闻。

根据七麦数据的iOS排名,爱奇艺高居娱乐类应用榜第2名,而上线半年的随刻则排在44位。

爱奇艺奇巴布在教育类APP中排名210位,爱奇艺阅读图书类APP中排名43位。

爱奇艺知识、好多视频等APP排名均不如意,少则排名在数百位,多则上千,基本沦为炮灰。

由此来看,爱奇艺此前的多番突围尝试均不成功,而龚宇所设想的苹果园,除了爱奇艺这颗大树枝繁叶茂以外,其余产品均是营养不良。

过去,爱奇艺常被与Netflix相提并论,但龚宇更希望打造线上的迪士尼。

他曾在纳斯达克敲钟前表示:“奈飞是优选内容+订阅收入的商业模式,这对爱奇艺来讲只是基础。更进一步,爱奇艺会建立生态系统,把文学、漫画、轻小说、网游、商城等通过IP串联起来,形成一鱼多吃。”

做奈飞,没有持续增长的会员以爱发电,氪金恰饭;做YouTube,有B站西瓜珠玉在前;做苹果园,大部分新产品几乎团灭。

在行业壁垒已经充分显现的当下,未来属于爱奇艺的路,既孤独又漫长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太阳城申博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录 申博管理网登入 申博现金充值登入
www.tyc88.com www.tyc88.com 升级版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138线上娱乐直营网 www.38818.com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直营网
申博登录不了 太阳城申博开户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 www.8181msc.com www.xpj8.com www.99sb.com